《极速车王》2019年最好的运动电影

保举片子

微米是卖力的

《极速车王》别名: 极速之王 / 极速传奇:褔特决战法拉利(港) / 赛道狂人(台) / 福特大战法拉利 / 地狱驾驶

影片执行可圈可点,叙事问题重重,绝大多数时候,《极速车王》呈现给观众的,是怀旧与立异、手艺与叙事之间的冲突。片子试图要回来老派活动励志片子的框架,呈现一段大鲸鱼匹敌小虾米的传奇故事,但固然在赛道上片子风驰电擎的拍摄相当过瘾,赛场外才是《极速车王》的重心,却也成为本片的硬伤。

凭据真实事件改编,《极速车王》描述六零年月后期,汽车设计师卡洛谢尔比与赛车手肯迈尔斯联袂合作,试图帮其时的汽车业龙头福特汽车在法国利曼二十四小时大赛上,与跑车龙头法拉利一决高下的故事。

先就好的层面来说,詹姆士曼格历来是位稳健直接,少了些小我色彩(每逢西部片必有佳作可能是其独一特质)但执行上鲜少失误的导演,而本片接在其生涯最成功的作品《罗根》之后亦没让人失望,拍出了近年最超卓的赛车排场,几场大赛与测试桥段有著老派的写实和力道,犀利的剪接与卓越的音效让观众宛若坐在驾驶座上,斗智斗力的飆速场景看得血脉喷张,说是《极速车王》有着今年度最精采的动作局面,或是2019年最好的活动片子,相信多数人不会有太多定见。

别的,克里斯汀贝尔饰演的传奇车手肯迈尔斯亦是《极速车王》的看点之一。一反平时严格一本正经的形象,这裡贝尔把不受控的火爆天才演得丝丝入扣,快人快语底下的热情与盼望布满传染力,片子后段在车内的抉择以及最后一场戏莫名地让人动容。相形之下,麦特戴蒙的卡洛谢尔比只能说是四平八稳,没有太多施展空间或让人印象深刻的桥段,连特雷西莱特傲慢自尊的亨利福特二世都更让人印象深刻。

而脚色亦延伸出《极速车王》的另一个问题:守旧到有些过时的脚本。一如曼格的拍摄,杰兹巴特华滋等三位编剧在创作上显得传统而保守,但比起曼格的阳刚和刺激,巴特华滋等人的脚本则是布满了林林总总的问题:诸如迈尔斯那花瓶到让人出戏的梦幻老婆(连带蹂躏了在美剧裡毫光万丈的凯特瑞纳巴尔夫)、平板薄弱的反派、过于冗长的篇幅,甚至焦点冲突的雷声大雨点小(看的过程很难了解為何福特要超越法拉利有这么大的艰巨,感受花个几天就奋起直追,没两下子就平起平坐了),以及人物的薄弱(除了很有冲劲外,多数脚色实在很难说得出有什么特色),在在将本片局限于类型公式的框架内,扣除片尾意想不到(至少对这段么史一如所知的笔者是真的没预料到)的转折,几乎是毫无新意。

与其说本片是一部不如预期的片子,不如说本片有著太吻合预期的问题:除了高水准的拍摄外,片中的一切尽在预期之中,看似难若登天的挑战却又如斯云淡风轻、理所当然。正如片中的焦点问题:什么是钱买不到的?《极速车王》在硬体上算是做到了精美绝伦,只是要驾御如许的名车,生怕需要更好的驾驶手艺。

上一篇:谢霆锋为奥运马不停蹄 不遗憾开幕式演唱未播出
下一篇: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新剧照 莎拉·康纳神情严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